热门动态
中国近代科学观的演变分析
时间:2019-06-06 09:48

中国近代科学观的演变分析

关键词: viewonscience; scofatureacainstmetaphysics; pragmaticapproachfirst; pseudo-science

中国近代科学观的演变分析

自20世纪以来,“科学”已成为现代中国最流行的词汇之一。科学作为一种社会制度,不仅改变了中国的经济和社会观,而且逐渐融入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具有“民主”,“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等现代知识分子思想。然而,术语“科学”代表一个多义词。在不同的时代,人们对它进行了不同的解释并衍生出各种行为。回顾中国现代科学观的演变,总结历史经验和教训,有助于消除对科学的误解和误用,从而保证中国科学事业的顺利发展。

I.“科学与形而上学之间的争论”带来了对科学的尊重

中国现代科学概念的形成始于“五四”运动前后。 “科学”和“民主”成为当时全社会关注的焦点。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梁启超访问欧洲并于1920年出版了《欧游心影录》,宣告了“科学与无所不能的梦想”的幻灭,并主张中国孔老墨的生活智慧可以帮助西方文明的穷人。 1922年,梁恕发表《东西文化及其哲学》,公开捍卫孔子和儒家思想。与此同时,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将科学视为解决中国社会问题的良药。他们认为,科学不仅是反对封建思想和文化的利器,也是引导人们了解社会和生活的最有效方式。正如胡适所说的那样:“在过去的30年里,中国的一个名词几乎已经达到了至高无上的地位;无论谁知道或不了解,无论多大年纪或新的,他都不敢鄙视尴尬的态度。这个词是“科学的”。“[1]正是在这个特殊的历史背景下,中国科学主义和人文主义的两个科学主义相互激起,导致了1923年的一场重大辩论。辩论的一方是以张君劢和梁启超为代表的“轩派”,另一方是以丁文江,胡适,唐禹等人为代表的“科学派”。

在这场辩论中,“科学派”占了上风,并最终成为一种片面的模式,表明现代科学已明显渗透到当时中国思想界的主流意识中。 “科学派”的胜利与当时的社会需求密不可分。 20世纪初的中国面临着可能灭绝的危机。西方先进科学技术随着西方列强的侵略而被引入中国。人们普遍认为,中国在自力更生时必须学习先进的西方科学技术。在这种背景下,科学理性的人生观显然更符合当时中国社会变革的需要,渴望进步和繁荣的人更容易。源于现代西方的科学知识,科学精神和科学方法对于落后的中国来说是新鲜和先进的。坚持科学理性的人生观来指导他的行动,使许多有志之士和热情青年的人接受了马克思主义作为一种科学形态,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在“科学与形而上学之间的争论”之后,科学在生活和文化领域显示出更为普遍的意义。各种哲学和社会科学理论与“科学”学说竞争,人文学科也引发了一种用科学方法“重组国家”的热潮。在20世纪20年代和40年代,执政党和反对党的政治力量不需要“科学”来分析他们的政治思想和实践。以胡适和丁文江为代表的自由主义者曾在20世纪20年代呼吁建立“宪政”和“开放政府”,体现了对科学和现代政治的需求。在20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这些发展成为“专家政治”的直接倡导者。最终,“随着各个社会领域的扩展,科学的内涵不断得到推广和普及。:它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的价值信念体系,在很大程度上超出了实证研究领域[2]。这一争议引发了全社会对科学精神和科学价值的关注。在战后的几十年里,科学变得流行起来,成为这个时代意识形态圈子的主导主题。

自明末以来,中国现代科学的发展,从动机,方法到内容,都在传统文化中寻求学术支持和确认。在“王玄辩论”之后,情况正好相反。各级文化都寻求科学的支持和确认。科学取代了上帝,成为万物的标准[3]。赵曾祺于1938年出版的“Zx9A8B”一书全面概述了当时的科技价值。该书指出,:“科学纯粹是为了寻求真理,而是为了理解自然的结果,即用自然,控制自然,更彻底地理解,更充分利用,更精心控制,最终“利用厚厚的健康”,提高人类生活水平,提高生产效率,使民族国家处于富裕强大的环境中。“这种倾向于欣赏科学的社会应用的倾向很容易忽视科学不恰当应用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在某种意义上,过度尊重的科学很容易成为一种新的“奖学金”。

第二,“实践第一”的科学概念

新中国成立后,人们的科学观念发生了重大变化。当时,它强调科学研究是社会主义生产和建设的实际服务,并将其作为新时期科学事业发展的基本原则。 1950年8月,全国自然科学工作者大会在北京召开。会议强调,旧中国的科学事业是一些科学家,他们的个人利益是小圈子。它们具有独处和自尊的特点,与现实脱节。它们是欧洲人和美国人背后的个人探索。今天,科学家需要改变孤立和分散的个人研究和松散自由的风格,组织,加强科学工作的规划和集体联系,使科学研究服务于农业,工业,医药,国防和文化的建设[ 4]。通常需要将科学发展与国家经济建设的需要结合起来。然而,当时对“科学”的理解通常被称为“科学与技术”,更多的重点放在技术研究和应用上。这使人们很容易忽视自然科学中基础理论研究的关注,导致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之间的某些不平衡。值得注意的是,关注中国直觉经验的传统思维方式对这一时期科学概念的形成和普及产生了微妙的影响。逻辑思维在中国古代科技活动中的作用不够明显。它经常用经验和实验取代专业的科学实验,强调科学技术成果的“利用世界”,拒绝纯粹的理论研究。这使得许多人认为科学实践是通过个人实验来实现的,而总结经验所得出的一般理解是科学规律。除了关注当时政治生活中的群众运动,简单地理解“实践知识”外,它逐渐形成了“实践至上”的科学观,甚至把抽象的基础科学理论研究视为“理想主义”,意识形态视角受到“批评”。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数学家齐民友在1958年“大跃进”时期的“批评”。齐民友教授主张数学发展相对独立,应注重基础理论学习。那时,它被视为“数学教学的理想主义”。《科学与技术》1958年8月20日发表,:“数学教学理想主义的复兴 - 武汉大学的'百团'区分数学必须与现实联系起来”,其中谈到“大多数教师和同学都受过教育和认可”当理论与现实联系起来时,数学就会得到发展,只有这样,数学才能为政治服务,为生产服务。“当时,有一份关于所谓“微积分之谜”的报道。事实上,微积分概念的严格形式定义被一个直观但不是非常严格的具体例子所取代。这实际上是一种倒退。 “实践第一”的科学概念可以标志着许多具有“科学”标志的反科学主张和事件,如“几万英亩”,消除麻雀,到处都是“小高炉”等都在“科学”的旗帜下得到了推动和提升。事实上,这类事件并没有真正的影响,但仍有人为了满足当时宣传的“实际”需要而表现出“合理性”[5]。

“文化大革命”期间,“实践第一”的科学理念得到了进一步加强。在此期间,相对论,公理方法和宇宙论等现代科学成就被视为批判的“理想主义”。在教育部门,“打开办学之门”,“工农兵上高校”,中小学教科书中原有的数学和化学知识已经成为工农业的基础知识,什么学习什么是“无用的”知识。 “实践第一”的科学概念只尊重可以直接体验效果的科学知识,这远远不是科学的本质特征。科学起源于古希腊,探索理性与智慧的文化传统。它强调寻求知识是人类的本质。从事学术知识是没有实际意义的。 Sutton相信:“科学的主要目的和主要奖励是发现真理,科学产生的无穷无尽的财富和生产的财富只不过是它的副产品。” [6]“实践至上”科学观对中国科学发展具有制约作用,不仅影响基础科学研究的深化,而且严重干扰科研人才的培养。

上一篇:论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的负面影响

下一篇:东森平台:一本学者的书,如文章

东森娱乐平台立足于做最“好用”的东森游戏注册软件,适合玩家自身手机东森平台注册系统的才是最好的管理系统,东森娱乐官方的宗旨是用技术求生存,靠服务求发展!   Copyright © 版权所有:东森娱乐平台